G's Vision

Less But Better.

学会观看

“我们并不是看到世界是什么样的,而是看到我们自己是什么样的。”

      我们期望看到什么就决定了我们可以感受到什么,这并不是什么新想法。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就是基于这个观点的:

“到目前为止,我们都假定,我们的认知是服从于现实事物的;但是…让我们试着来更进一步去考虑这个问题…如果是倒过来的,是现实事物服从于我们的感官呢?”

      认知心理学认为我们的感官是由认知心理学中称作“知觉定势”的东西主导的。知觉定势就是我们在认知事物的过程中,会有一种去注意其中部分事物,而忽略另外一部分事物的趋势。知觉定势通过两种方式(期待和根据过去经验)发生作用:

  1. 观察者对被感知数据的特定部分具有特别的期待和关注
  2. 观察者知道如何对筛选的数据进行分类、理解和命名,并且能够根据数据进行相关的推论…  ——知觉定势,作者Saul McLeod

     期待可以影响知觉定势,可以很容易被解释清楚:


       根据阅读图表方式的不同,你可能会把中间的那个字符读成“13”或者“B”。

“那个“13”的客观物理形象在不同的阅读方式中都是一样的,但在不同的语境下,却会产生不同的感知结果。在字母表的语境下,我们会期望看到一个字母,而在其他数字的语境下,我们会期望看到一个数字。——知觉定势,作者Saul McLeod”

       过去经验对认知的影响可以用下面这个例子去了解:


      在这个案例中,过去对这些常用短语的阅读和听说经验会影响你现在对它们的认知。你认出它们的含义时,却容易会同时忽略掉图中看似非常明显的错误。专业作家可能会注意到,但大部分人发现这些困难还是挺不容易的。如果你在上面的测试中失败了,而你现在知道了你之前不知道的东西,你会对下面的说法表示赞同的:

“…我们看不到我们不明白的事情。”——知识之树,Maturana & Varela

      我们的知觉定势可能会在短期内发生变化,比如说,当你很饿的时候,你对食物香味的感觉就会非常的敏锐。要想研究经验对长期的知觉定势的影响,可以去研究那些职业的专家和他们所了解的事情之间的关系。

  • 厨师和酒保能够很清楚地辨别他们尝到的味道,因为频繁的接触会提升他们的感觉,同时让他们有更丰富的语言去表述和讨论。
  • 当医生看着X光片的时候,他们之所以能看到更多东西,是因为他们了解人体解剖结构并且知道在光影的连接处在寻找着什么。多年的专业训练让他们能看到形状之间极其微小的差别,而这对普通人来说几乎是无法察觉的。
  • 当一个建筑师进入一个建筑的时候,他们能看穿墙壁,并且将建筑理解成一个时间-空间思维的连续统一体。
  • 时尚设计师看着你的服饰的时候,他们不仅仅看到的是时尚的衣服,他们还看到剪裁、缝纫和衣服的面料。他们能想象衣服穿在身上的感觉。
  • 但我打开网页或者一个应用软件的时候,我看到信息架构、交互设计、排版……我还会想到溶于其中的商业、设计和科技之间的联系。

      就像上面的第二个实验,专家看东西的时候,虽然客观上某个信息存在在那里,但如果专家没有指出,可能没人会发现。

学习观看

      学习设计,第一步就是要学习观看。一旦我们学会观看,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我们就不可能不再看不到它们了。优秀的设计师不仅仅提升自己的眼光。他们会拥有一种能从普通客户的眼光去看事物的能力。你需要一双懂设计的眼睛去进行设计,你还需要一双不懂设计的眼睛去感受你的设计作品。

用一只眼睛去观看,一只眼睛去感受。”——Paul Klee(从设计师的角度和普通客户的角度)

       正如发现错误往往比把事情做正确更容易,你往往能从实践经验中获得比被动观察获得更多的收获。没有比模仿更好的训练方式了。如果你学习画画,你要做的首要的事情并不是学习如何去掌控你的笔,你做的第一件事情应该是去观察光线和阴影真正的样子是怎样的,而不是你想象中它们是怎样的。最好的学习观看的方式就是临摹大师的作品。这个道理不仅适合艺术学习,也适合各种类型的设计学习。

      用你的眼睛去观察伟大的设计案例,试图通过你的双手去临摹出它们,你将会从更深刻的层面去看到,感受到并最终理解在伟大产品背后的规律。这些规律有的显得非常明显,可是有的规律即使对使用了这些规律的设计师来说,也不一定能真正理解为什么要这么做以及它们是怎么产生的。

       在提升设计技能的过程中,在你把理论变成实践之间,理论会是你去实践的一个阻碍。实践可以提升你的直觉,并且你越理解你做的东西,你的直觉就会越敏锐。当你真正熟练时,你就不用再有意识去思考理论了。

设计和品味

      对于非设计师来说,“设计的很棒”往往只是意味着“我喜欢它”或者“它看起来很适合我”。这种喜爱度取决于物品的视觉外观,也取决于一个人自己独特的品味,这是一种感觉,而不是一种分析。

“好的设计就是我觉得这个东西我喜欢。”——大众观点

“[设计]并不是物品看起来怎么样或者感觉上怎么样。设计是如何让物品运行。”——斯蒂夫·乔布斯

      我们可以画一个坐标轴,普通人的观点从“丑陋”到“好看”,设计师的观点是从“难用”到“好用”。这不是看待设计的唯一方式,但它会在我们探讨用户界面设计时产生很大的意义:


(译注:横坐标左侧为“丑陋”,右侧为“美丽”,纵坐标名称为功能轴,下方为难用,上方为好用)

“媚俗并不能真正满足我们的欲望。”——JanTschichold


(译注:左上方词语为“凑合”,左下方词语为“垃圾”,右上方词语为“美”,右下方词语为“媚俗”)

      但现在仍然有一些人用“没有设计”去表示“好用但不好看”,但好用不好看对于一个设计专家来说,那仍然是一个“好设计”。所以我的建议是,当你想表示一个“功能性良好的产品”的时候,为了避免混淆,尽量避免使用“没有设计”这个词。

      上面的图表同时还解释了为什么我不喜欢“最少化设计”这个词。如果你按照“最少化设计”的字面意思去进行设计,你只去做那些绝对必须的事情,那你的设计会落在bold(凑合)这个象限里。

      但你肯定想落到那个beautiful(美)的象限里。但怎么才能到达那里呢?一般来说你会先从中间移动到象限的左上角,让你的产品凑合,因为你首先需要让你的产品能用。之后你需要移动到象限的右上角。那你要怎么让你的设计从凑合变成美呢?

      你不应该靠装饰到美的象限,你应该靠细节雕琢、精炼和推敲,让你的产品达到那里。这最终大约是一种 “训练有素的品味”,德国人管这个叫Fingerspitzengefühl(字面意思是,“指尖的感觉”)


这是我能找到的最适合表现“指尖的感觉”这个词意的图了,它是印刷商Jan Tschichold的人物照片

个人品味和老练

       一个人喜欢或不喜欢一种颜色、形式或者一副图片并不是设计范畴的问题,而是一个品味的问题。当然了,设计初学者不可能有像Tschichold先生那样“指尖的感觉”。当你随着训练和经验的不断增长,随着你把设计做得越来越好,你在设计过程中的有意识控制就会变得越来越少。这就像是跳舞或者说学习一个乐器——你越厉害,你就越不需要可以去想怎么去弹奏它。你想的越少,你越能够取得惊人的技艺。

       排版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一本在排版上优秀得体的书籍会比一本排版凌乱的书更容易阅读。阅读的体验随之会很明显的变得更流畅,所以好的排版对带来更多愉悦来说绝对是有益处的。一双没有经过训练的眼镜并不会注意到排版的质量到底是好还是坏,除非你给他两个比较极端的例子去比较。

“如果你真的恨一个人,那你就让他去辨认字间距有问题的文字”——XKCD

      然而,不管我们是不是排版专家,我们都更喜欢阅读排版合理的文字,而且,你对排版知识了解地越多,你越会欣赏设计大师那训练有素的品味。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精美的房屋,精心设计的汽车,以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是平面设计。

形式和其他

      实际上,视觉美和功能美之间是有着许多联系的。以下摘录自迪特·拉姆斯的“设计十诫”

好的设计是的符合美学规律的——产品的审美品质也是实用性的一部分,日常使用的器具影响着人们的生活环境和幸福感受,只有真正优秀的产品才能是美的。”

      当一个设计师尝试去挖掘一个产品的功能本质的时候,会同时发现它在视觉方面的本质——它们往往是相互贯通的,这有时候甚至是不可避免的。

      功能性的设计在物品上并不完全是很容易被发现的,人们会在产品使用中发现功能性设计,并且它会影响人们的美学感知。这在软件业展示的更加明显:通过软件的外观基本上你很难判断软件是否运转良好(甚至无法判断是否在运行)。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软件应该使用起来比较困难。相反,无论是对硬件还是软件来说,可用性都是很关键的,因为:

好的设计是实用的——产品是供人使用的,它应履行一定的功能——主要功能以及额外的心理和审美上的功能。好的设计是为了提升产品可用性,与此目的无关甚至相悖的一切都不应加以考虑。”——设计十诫

      因为专业的设计师关注的是功能美和一些难以注意的细节,他们认为美的东西可能在非设计师眼里看起来是生硬的,冷漠的,或者过于简单的。这可能解释了为什么设计师和非设计师有时候会喜欢不同的东西。

      你对一个产品的内在工作机理了解的更清楚,你就越容易看懂它的设计。而另一方面看,如果把设计处理得过于明显,比如说设计师在产品上到处贴着巨大的“我是被设计过的!!”这样的标签,那这个产品就会移动到右下角的象限,也就是“媚俗”。 迪特·拉姆斯:

好的设计是谨慎克制的——履行某种功能的产品具有工具属性,它们既不是装饰物也不是艺术品。因此,它们的设计应该是中性的。器具应当隐退,为人的自我实现留出空间。” ——设计十诫

      是否把内在的工作机理展示出来并不是一个用来评判是否是好设计的标准。但如果要是去除掉核心外层的界面,你可能会让产品又回到右侧下方的象限中去。

好的设计是诚实的——产品不应该看起来比实际上更创新、更高效和更有价值,它不试图通过无法兑现的承诺来操纵消费者。” ——设计十诫

       总体来说,更高级的设计往往也就更不易察觉,除非你刻意去寻找设计。顾客只需要去使用产品,而不需要花精力去管你产品的草图和销量。顾客想要知道的只是,这个产品应该要怎么使用。因此,设计师应该尽量让自己不被注意到。

好的设计使产品易于理解——设计应当以合理方式表明产品结构,让产品说话。最好的设计是自明的,它能够自己解释自己。” ——设计十诫

      这就是为什么从经验法则来判断的话,一般的高级设计对未经训练的双眼来说,往往是不被注意到的。然而,尽管专业设计师才能更清晰地感知和理解产品背后的设计逻辑,但任何人都可以依据自己的使用去评判一个产品的质量

      一个产品运行得如何是我们判断它是不是拥有优秀设计的最明显的标准。我们并不需要成为专家才能了解身边的日常生活品是不是在为我们工作。我们一用它,就知道答案了。

      好的界面设计——并且所有的产品设计也是某种程度上的界面设计——需要某种程度上表明它自身的目的和作用。所以,遵循设计标准或者达到期望值往往比创新更受人重视。这使得迪特·拉姆斯的第一条设计原则变成了最难的一条:

好的设计是创新的——创新的可能性还远没有被穷尽。技术的发展不断为设计理念提供新的起点,以提升产品可用性。但设计的创新总应与技术的创新相连,永远不要为了设计创新而创新。” ——设计十诫

      如果设计师在可用性方面做了过于大胆的尝试,那结果往往会做出来拥有许多古怪而又隐蔽功能的大杂烩。当我说好的设计应该是不易被发现的,我当然不是说要隐藏产品的界面来让用户感到使用产品时感到迷惑。就像迪特·拉姆斯说好设计应该是“尽可能少的设计”,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意思是说好的设计师应该很懒。让目标用户感到非常难用的产品明显就是坏的设计。

      让一个产品的用途不被常用用途所干扰,这几乎是设计工作当中最难的部分之一。解决办法几乎从来不会再指示说明中或清除或含糊地表现出来。但是把学会的交互模式变得更简单,仍然是一种常见的模式。

      减少的艺术并不仅仅在于“去掉某样东西”。去掉仅仅是减少的那部分。减少的艺术在于去除掉那些不是核心的东西,并且加上一些相关的细节。

好的设计在极细微处也维持一致——不要容忍随意和偶然。设计的逻辑性和准确性,最终都是表达对消费者的尊重。” ——设计十诫

      设计的美感并不是在凑合、功能化的设计上再加些可爱的东西,而是给核心的内容再加上一些细节,从而让功能化的逻辑变得更加人性化、精炼而且清晰。正如Edward Tufte所说的那样:“清晰化,增加细节。”

用户界面

“你通过一个产品去完成一项任务的方式——你要怎么操作以及它是如何反馈的——这就是界面”—— Jef Raskin

      “界面”的定义,再次强调,实际上并不是指你看到的东西,而是指产品运行的好坏。我们提到的界面,大部分其实是用肉眼无法直接看到的。

好的设计是尽可能少的设计——少即是多。设计侧重于要领,而不是产品上多余的废物。设计应当回归纯粹,回归简单。” ——设计十诫

      更少的视觉混乱将会带来更加有效率的界面。离开语境,去探讨“更多的界面”或者“更少的界面”容易造成误解。但作为设计师,我们必须要很准确地进行沟通。如果在语境中“更少的界面”这种说法都是很清楚是什么意思的,也许我们都不应该对这个词显得非常的了解,并且请记住:

“当别人犯了哪怕是最轻微的错误的时候,那也会看起来非常的愚蠢。”——Georg Christoph Lichtenberg

结论

      造就一个设计师的并不是双手,而是眼睛。学习设计也就是学习观看。我们期望的东西也塑造了我们的经验,这就正如我们的经验让我们对特定事物有了更敏锐的感受力,同时也塑造了我们所期待的看到的东西。

      大部分人是可以区分好的设计和坏的设计的。很少人能够体会极佳排版的精妙之处,更少人懂得该如何排版,但是我们大部分人都能感觉到一本排版优秀的书籍会更加容易阅读。设计的目的是方便使用,并且处理好那些对没经验的用户来说有点多余的细节。从外面看起来矛盾的观点,也许从内部来看就非常的合理。

       设计师和非设计师并没有一个明显的界限——它们是一个连续统一体。而且世界上并没有所谓的最差的设计师和最好的设计师,因为设计需要很多不能被直接比较的天赋。从新手到专家,那是需要一条很长的道路的,但是我们都拥有一种能力,那就是学习能力。我们能学习理解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我们能学习创造别人不理解但是能感觉到的东西。

      一般而言,如果我们设计的更加功能性并且关注细节,用户界面就会更加容易使用

      一个起作用的用户界面并不是天生的能够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不言自明的。工具需要对那些使用工具的人来说是起作用的。也就是说,日常的工具,比如龙头,锤子,以及iPad的杂志需要比小提琴、飞机座舱或者核磁共振仪设计的更加容易理解。

当每个人拥有着相同的Mac电脑和相同的因特网的时候,平庸的图形设计和卓越的图形设计之间只有一个差别——发现的能力。发现,不要仅仅从字面意义去理解,它不仅仅是指视觉上的。”

——“学习如何观看”,作者Seth Godin

      “设计师并不是更高等的生物,我们也不应该忽略那些,我们假定为比较低等的人的声音。完全相反,我们如果不去听取那些批评的反馈的声音,我们如果不怀着谦逊的态度去接受那些意见作为对我们的审视,我们如果不去广泛听取不管来自谁,不管说的是什么,不管怎么说的想法,那我们将丧失对我们最为至关重要的能力。那就是去看到更多。也就是,用一个眼睛去看到更多,一个眼睛去体会更多。

----------------------------------------------------------------------------------------------------

注:本文由江南大学设计学院研究生张振东翻译,原文作者:Oliver Reichenstein,网址:http://ia.net/blog/learning-to-see/

文章来源:晓生(http://daichuanqing.com/


评论

热度(1)